武帝

630 真火炼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高楼大厦 本章:630 真火炼始

    羿立登上战车,双眉不由微皱。

    这个细微的动作,看在魏崇阳的眼中,心头不由更加沉重。

    羿立!这个便是当日被训练到想逃跑时,也没有流出皱眉的神情,这可真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是一种无法忍耐才会流露的神情。

    早知道,就不该让他如此深入始穴战场。

    魏崇阳在后悔中,带羿立回到了大营。

    战车刚刚落地,属于玄奇武院第六峰的营门处,已经站着几名从服装判断,并不属于第六峰的武者。

    “第一峰小武帝陈艾城,讨教第六峰羿立。”

    五名身形各异的武者之中走出身材最为高大的人,他的话音还在空中回荡,又有一个胖子走了出来。

    “第二峰小武帝朱见峰,讨教第六峰羿立!”

    “第三峰小武帝黎民泰!讨教羿立……”瘦似竹竿,没几两肉的武者,让人很难相信这是第三峰的小武帝。

    “第四峰……”

    “滚!”魏崇阳那充满愤怒的咆哮,淹没了第四峰小武帝的自报家门。

    几名小武帝那倨傲的神色同时变得凝重,始穴战场挑战这种事情几乎天天都有,怎么这位峰主大人面对门下弟子受到挑战,会如此的暴躁。

    付青虹走下战车冲着众人挥了挥手:“都散了吧,今天的羿立不适合出战……”

    几名小武帝相互交换着眼神,居然又是一名踏入王者境的武者出面,来阻止这次的挑战。

    “魏崇阳,你终于敢再次前来始穴战场了?你居然也有资格踏入太虚境?”

    充满敌意的音传入众人耳中之时,大家眼前也已经多了一位身高两米,拳大腿壮,如同野兽的汉子。

    第三峰峰主!杨明英!

    不少人第一时间认出了来人。

    付青虹看着兴致不高的魏崇阳轻声叹气,若是换做平日,这登上太虚王台的进境,足够老魏在始穴战场吹上一年半载,只是喝酒开宴席,恐怕都不会少上一个月。

    太虚王台!只有真正到达这个境界的人,才能够知道它是多么艰难,有多么奇妙的一个境界。

    如今!面对杨明英!魏崇阳居然连反击都懒得反击!那可是他的死仇!若非有院主压制,双方早已经刀兵相见!

    即便有院主压制,两峰的弟子也从来没有真正消停过。

    第三峰跟第六峰武者之间的冲突,几乎每一天都在发生,轻则受伤,重则闹出人命。

    “我听说你带了个新弟子来?怎么?也号称什么小武帝?这个名号可不是谁都能叫的。”杨明英面带着看似豪爽的笑容,走近第三峰小武帝黎民泰身旁说道:“小子,有人也叫小武帝,你能忍吗?”

    “不能!”

    黎民泰消瘦的脸上流出倨傲神色,背后八座气门适时的全部绽放耸立虚空,一**战意混合着沸腾的真气缓缓散开。

    一股冷寒的气息化为龙卷,由魏崇阳的身上陡然升起,黎民泰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几名年轻小武帝也同时后退。

    围观众人惊得心头狂跳,这第六峰的峰主要做什么?刚刚的龙卷,并非是什么真气形成,而是老峰主单纯释放的杀意!

    无形的杀意,化为有形!

    这就是太虚王台的力量吗?

    杨明英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容被阴冷取代:“姓X的,输不起就滚!欺负小辈算什么本事……”

    “欺负?”魏崇阳缓缓抬头,满目杀意!

    “老魏……”付青虹抬手搭在魏崇阳的肩上轻声劝慰:“算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算了?魏崇阳缓缓闭目算了!先救治羿立再说!

    “想走!”杨明英身体横阻战车:“没问题!只要让你带来的人,去掉小武帝封号……”

    “滚!”

    “滚!”

    同一时间,魏崇阳跟战车齐声咆哮出了同样的怒吼。

    谁?魏崇阳不由一愣,回头看向战车,自己喊滚,怎么还有人喊滚?

    羿立!

    付青虹暗暗撇嘴,刚刚那一声咆哮是羿立吼出来的?这小子行啊!敢对太虚境的王者喊话?只是从胆量豪气方面来说,老魏看上他,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杨明英面色铁青,身为太虚境的王者,居然被小辈这样斥责?

    “好好好!很好!”杨明英连连重重点头:“黎民泰!给我废了这小子!谁敢阻拦!老子就跟他拼命!”

    “拼命?”

    盛怒之下的魏崇阳迈步就要上前,却感觉肩膀被人用手再次按住。

    “青虹,带羿立走。”魏崇阳双目死盯杨明英,浑厚而低沉的声音充满杀意:“老子今天心情不好,谁找事,老子杀谁!”

    “峰主……”

    羿立的声音在魏崇阳身后响起,才令他发现搭在肩膀上的手掌,并非是付青虹的,而是羿立的。

    “你跟这人有仇吧?”羿立迈步同魏崇阳并肩而立的说道:“这人跟你打起来,恐怕需要很久分出胜负吧?咱们没那么多时间耽误,让我来吧。不就是一个第三峰小武帝吗?早晚我都要把这些人都给扫了。既然撞上了,那就现在吧……”

    “可你……”

    “峰主,踩死一只蚂蚁而已。”羿立摆了摆手阻止魏崇阳继续说:“又不废什么力气。很快的,你跟青虹姐姐在一旁稍等……”

    青虹姐姐?付青虹笑了,这小子!我喜欢!

    “峰主大人……”黎民泰扭头看向杨明英:“我能杀他吗?”

    简单的问话,充满了无尽的杀机。

    刚刚羿立跟魏崇阳的对话,那可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楚,那近乎是**裸的侮辱!

    在始穴战场的八门境武者中,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黎民泰说话!便是其他顶着小武帝名头的人,也没有说过如此的狂话!

    “杀掉就是了。”杨明英耸动着肩膀,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这人啊!总要为自己的猖狂,付出代价。”

    其他几名小武帝同时向后倒退三步,给两人让出足够的作战空间。

    羿立眉头轻锁的对几名武者小武帝说道:“你们退什么?一起下场好了!一个也是打,一群也是打……”

    “找死!”黎民泰闪电一步跨出,拳臂贯通,似升天神龙撞向羿立面颊。

    他八门全开一步留下数道残影,拳压打的虚空近乎破碎,宛如千百头牤牛咆哮呐喊,不只是八门的修为极近升华的地步,便是拳术也练到了浑然天成的一步,一拳击出让人不敢后退,若是回避,便会遭受到连绵不断的攻击。

    羿立咳嗽着把拳头扬起,背后五座气门全开,强行提用真气令他的面颊有些苍白。

    抬臂,出拳……

    简单到小孩子打架一般的程度,比起黎民泰的霸气刚猛,羿立的拳头实在平凡到了毫无看点的程度。

    就是这样的一拳,却令几名太虚王台高手面色齐变!

    “民泰!退……”

    杨明英喊出的声音还在咽喉处翻滚,小武帝黎民泰的拳头已经结实的砸在了羿立的拳面之上……

    赢了!黎民泰心头泛起些许得意,这一战打的太简单了!第六峰的小武帝,就这水准吗……

    念头在黎民泰脑海中闪现的刹那,剧痛!将闪现的念头瞬间击碎!

    咔嚓!

    黎民泰的拳臂先是骨头碎裂的炸响,随后快速扭曲的好似软皮蛇,贯充在其中的真气分崩碎裂,后续真气如决堤长河四处溃散。

    砰!手臂陡然炸开,漫天血肉乱飞乱溅。

    蛮横的拳劲将黎民泰打的飞起,武极归元的力量顺着伤口杀入体内彻底爆发,他的身体在空中彻底炸开,变成一堆血肉碎块。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的时间非常短暂,比天空划过的闪电还要迅疾!包裹在拳头上的真气,都没有发出碰撞的激爆声,便被武极归元的力量给彻底碾压淹没。

    刚刚火热的场面,一下子陷入了死样的冷清。

    几名小武帝注视着天空飞溅的碎肉跟鲜血,纷纷到吸着凉气,都能够感觉到冰寒气息顺着尾椎直达后脑,各个庆幸之前没有像黎民泰那样强势挑衅。

    “咳咳……”

    羿立的咳嗽声打破了场上的安静,同时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付青虹美目惊芒连显,第三峰八门境的小武帝黎民泰,还是很强的!居然只是一拳……怪不得老魏会如此重视羿立!八门五期……那气门便是武体的气门也比不上吧?

    或许武体的气门,有特殊的异门!但,羿立这个完全可以依靠纯粹的体积,就将对方给碾压了。

    一个身体有病的八门五期武者,将一名八门巅峰的武体武者给打爆了?众人张口结舌,不知该不该相信自己看到的情况。

    “几位,也是为了小武帝这个称号来找在下的吗?”羿立停不了的咳着,那病怏怏的样子,让人几名小武帝完全无法张口回应。

    人家身上有伤,还这样生猛,若没有伤。

    “第一峰八门境,不再有小武帝。”陈艾城拱手抱拳:“来日八桥神境见,那时我会拿回小武帝称号。”

    陈艾城话音未落,其他小武帝也都抱拳表达着相同的意思。

    因为知道陈艾城等人前来挑战的其他围观者,这时间再也无法淡定了,玄奇武院始穴战场大家争夺多日的八门第一人,居然被这新来的受伤菜鸟,一拳给震慑的无人敢回应。

    “老人家,不好意思……咳咳……”羿立抬手捂嘴,面上没有半分抱歉,眼中尽是挑衅目光的看向杨明英:“刚刚力道用重了,把您的弟子打成了碎块。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帮您玩拼图游戏了,麻烦您自己慢慢拼。”

    魏崇阳僵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暖笑,他脸上的冰寒不知在何时全部转移到了杨明英之前那张得意的脸上。

    付青虹丝毫不给面子的当场笑出声来,一双藏星的眸子笑成月牙,心中更是感慨无限,这年轻人不仅仅只是战力强势,更令人佩服的还是心态!

    “小畜生……”杨明英齿缝中挤出的声音透着冰寒:“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羿立调动真气压制住体内始化的根茎,耸动着无所谓的肩膀:“你想动手找我麻烦,那得问我们峰主大人是否同意了。当然……若你把修为压制到八门五期来跟我打,我很乐意奉陪。谁提升修为,谁是孙子!”

    挑衅!八门武者挑衅太虚王者!

    众人用整齐的期待眼神看向杨明英,很想看一下这位太虚王者压制到八门境的战斗。

    压制修为?杨明英眉角连连抽跳,若是魏崇阳开口说这样的话,自己才不惧他!同等修为就同等修为!

    可……杨明英不得不承认,这个始穴战场的新人菜鸟,被几名小武帝拱手相让称号的年轻人,就是一个怪物!

    这魏崇阳是从哪里找来了如此怪物?杨明英面色铁青,却不接羿立的挑衅,只是死死盯着羿立的胸口伤患处。

    “始化?”杨明英眉角斜斜高挑,心中暗惊,这小子并非什么武体,却能够得到始物自伤本源的始化?

    短暂的惊讶,杨明英脸上很快浮现出了笑容,始化已经到了这般田地,这小子是没可能逆转了!他……死定了!很好!他这小武帝的名头也拿不了几天!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他也活不下去了。

    “笑什么?以为我活不下去了是吗?”羿立回到战车盘膝而坐对抗始化:“不过是再创造一个奇迹而已,有什么难的?我几年前开始练武,到今天已经八门五期,哪一段经历拿出来不是奇迹?始化而已……”

    几年前开始练武?杨明英脸上的笑容凝固,这怎么可能?他若是几年前开始练武,根基都没有办法打好吧?

    不对!前些日子十日升空!杨明英面露豁然,双拳不由握紧,眼睛里的笑意开始化为贪婪,这小子定然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奇遇!几年前练武到今天,就有如此能力!那若是我得到这奇遇,或许我……可以成就武帝!开创全新皇朝!立下新的道场!

    “走吧,咱们再创造一个奇迹。”魏崇阳给战车指引了一个方向,对羿立说道:“没必要跟这种人废话。”

    羿立沉默盘膝,在众人注视下缓缓进入到了房间大营之中。

    “可惜,如此年轻的英杰,居然被始化了。”

    “是啊!陨落的太早了!”

    “玄奇武院历史上最快适应始穴战场的人吧?居然这样陨落……”

    众人在低声的交谈声中散去,留下大量的惋惜之情。

    羿立进入大营,在魏崇阳的安排下,很快来到了一块特殊的石台上,繁奥的文字组成了奇怪的阵法,千百条真气好似细线一般扎入到他的体内,阻止着始化的根茎,分解着始化的根茎。

    魏崇阳跟付青虹还有林长治三人端坐在石台外,身后各自浮现出不同的王台虚影,它们散发着一股异样的味道,距离稍近便会感觉自己好像不是站在现在,而是站在过去,曾经的太古之前,太虚的时代。

    羿立的双眉跟三大高手一样,紧紧的所在眉心处,这古怪的石台,显然是玄奇武院这些年为对抗始化创造出来的产物,端坐在这上面,比起在战车上的情况有了很明显的好转。

    始物的扩散速度变慢了数倍,只是……被粉碎的始物很快会再次凝聚,好似无休无止,身体在两股力量的对抗下,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这样下去,始物没有被消灭前,身体早就垮掉了!

    羿立开始明白,为何历代被始化的武者,最后都没有扛过始化逆转,这种压力便是自己也难以承受,身体会急速的疲惫,好似有千把战刀要将人分解。

    噗!羿立忍不住向外吐血,毛孔不知何时也早已经渗出血珠,整个人好似从血池中被人刚刚捞起。

    “羿立的身体到极限了,需要停一下了。”付青虹收力的同时,林长治也在收力,两人同时抬手擦汗,这样的治疗不只是对羿立有着很重的负担,对其他人的负担也一样极其巨大。

    “老魏……”

    林长治发现魏崇阳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依然催动着太虚王台,分出更多的细丝真气涌入羿立体内,绞杀着始化根茎。

    “老魏你疯了吗?”付青虹上前抓住魏崇阳的双臂喝到:“羿立这次治疗能挺到如此长时间,已经是破纪录了!这是纪录时间的四倍!你再继续下去,不只是羿立扛不住,你自己也扛不住,你的太虚王台都可能不稳,跌落……”

    “现在停?再分次分批治疗?那只能帮羿立多延长几天寿命而已,到最后还是会死。”魏崇阳双眉锁死,额头已经开始见汗:“还不能停!羿立创造了那么多奇迹,这次也一定可以……”

    噗!

    羿立张嘴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晕厥倒地。

    透支!强如羿立,这一刻也终于无法支撑,晕倒过去。

    “没事!羿立还能撑得住……”魏崇阳近乎陷入魔障,真气依然不停送入石台之中。

    “够了!”

    付青虹一拳打在魏崇阳的脸上,将他打的飞出百米距离,唇角见红:“老魏……”

    魏崇阳坐在地上,眼神有些呆滞的看着地面,一瞬间好似苍老了百岁!

    “我有一个孙子……”魏崇阳用喃喃的声音打开了话匣子:“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有一个孙子……”

    “严格说,我有不止一个孙子,运气好的甚至遗传了我的武体,更是被道场选中,加入了五大道场,听说还是一名年轻天骄。”

    “我运气不好的,没有遗传到武体的孙子,我没有一个喜欢的。直到,我有个孙子死掉了……”

    “一个非武体,很少跟我交谈的孙子,甚至他学的武道,都并非来自我的流派,身上除了血液是遗传了我,几乎找不到任何一点我的烙印。”

    “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他在六锁五期的时候死了。如果不是武院的工作人员,我甚至不记得我有这样一个孙子。”

    “当尸体抬到我面前时,或许是因为见过太多生死,我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

    “我看过他的日记后……”

    “他全部的宝贝,就是一块拓影石,可以将平日里修炼时的景象纪录下来,回头观看时从中找到自己的不足。”

    “拓影石的内容很枯燥,就是练武练武再练武。”

    “我就那么看着,静静的看着。最后,这些影像就永远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无论我忘记什么,都无法忘记这个。一双充满坚定方向的眼睛,不知疲惫的修炼着最枯燥的武道,直到……将自己练死。”

    “羿立的眼神跟我孙子的眼神不同,可当我看到他时,就能想到死去的孙子……”

    “我看到的,是我孙子的眼神,透过我的大脑,借助我的眼睛,在看羿立!好像,在他没有死亡之前,他就在看羿立,期盼有这样一个非武体的代表出来。他仿佛能够看到羿立的存在……那种坚定……是我生平罕见的……”

    “我想让他多看看……我自己也想多看看……”

    泪!由魏崇阳的眼角滑落……

    付青虹这时才发现,眼前的第六峰峰主,不知何时早已经步入了他人生的晚年,便是踏足了太虚王台,可以延长他很久的性命,却依然还是老了……

    “还有机会,至少羿立现在体内的始化,比记录中的那几位,要好很多了。”付青虹搀扶着魏崇阳,心中连连叹息,羿立支撑的已经很久了,只是可惜……还不够,还不够久!

    这样下去,他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吧?到那时候,他就会被彻底的始化,除了被消灭没有别的办法。

    始化的年轻强者,若是不管,任由它进化下去,将会是异常灾难。

    付青虹永远不会忘记武院记载中特别标注的:被始化无法逆转者,杀!

    那是整片大陆用生命换来的教训,被始化者因为师傅的手软心慈,导致始物逃脱,最后成长到武帝拼上性命才将其消灭的残酷历史。

    那是最短命的武帝,寿命不过五百,便同始穴中的始物一起死亡。

    “咱们休息一下,让羿立也休息一下。”付青虹轻声的安慰着:“找秘药师帮忙,看他们现在是否能够配制出,对手身体恢复有帮助,却不会给始物提供任何养分的秘药。只要有那种秘药了,羿立就更加有的救了。”

    羿立在三大高手离开后缓缓醒来,他趴在地上动一下手指都感觉到疲惫,若是以往……打开牛皮袋吸几口药气,身体立刻恢复过来。

    如今……羿立苦笑的力气都不足。

    “羿爷,别人恐怕救不了你。”

    火焰君王悬浮在石台外说道:“本王总觉得,植物是会怕火的。刚刚,他们释放的力量之中,也可以感觉到石台将部分力量改成了火力……”

    “你……是说天庭那个丹炉?”羿立积攒了半天的力量,终于把说一句完整话的力量存够。

    “不然呢?若是本王再活个千年,本王自信可以帮你烧掉你体内的那些始物根茎……”火焰君王撇着火唇:“可你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羿立沉默着重新恢复着身体的力量,猴子早已经把房门关闭,阻止任何人进入房间。

    羿立用了一个时辰来恢复体力跟真气,强横的**再一次表现出它异于常人的优势。

    石门将羿立再次带回到了天庭,如今的他距离天庭院墙的距离,远远要近过丹炉的距离。

    “终于快要进入天庭内部了。”羿立仰头看着高大的残破墙壁:“当日,这里到底居住着怎样的强者?难道,这是某一代武帝创建的灵秀小千界?或许只有武帝,才能有这般的力量吧?桃子真香啊……”

    远处,桃园中的香气飘入羿立体内,那盘踞在伤口的始物根茎,再一次疯狂的滋生。

    桃香,不只是令始物根茎大涨,同时也令羿立的身体快速恢复,精神跟**仿佛被这香气冲刷的异常清爽。

    “这香气真香啊!”火焰君王的一对火眼充满了迷离神采:“本王虽然不喜欢水果,也忍不住想吃两颗桃子……”

    猴子的口水早已经跟瀑布一般,不只是浇湿了它胸前的猴毛,便是它脚下的云彩,都被口水给完全的覆盖。

    “本大圣听到了桃子的召唤!”猴子纵身冲出,穿过残壁上的窟窿,很快便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

    “汪!汪汪……”

    院墙残壁的深处,出现了群狗的狂吠。

    消失在羿立视线中的猴子,再次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之中,它的身后还带着几十条如同老虎大小的黑色恶犬。

    “这个……真的是狗吗?”

    羿立吞咽着唾沫看向身旁啸天土狗,这个号称啸天族的族王。

    “快跑!”啸天土狗用嘴猛拽羿立的裤脚:“这些啸天都疯掉了!”

    疯掉?羿立看到追在猴子身后的几十条黑狗,各个眼睛布满血丝,疯狂的杀戮气息在眼中盘旋。

    难道?这里的强者消失……是因为内讧?羿立脑海中闪出一个猜测,时间不给他验证的机会,老虎一般大小的恶犬正在迅速逼近,猴子四肢并用跟恶犬比拼着速度。

    八门巅峰最差都是吧?羿立稍作估计恶犬的战力修为,转身施展暴风步法快速朝着丹炉飞奔。

    天庭,是一个充满了神秘物种的地方!羿立亲身经历过一次跟自己同战力的怪物交战,结果打到最后,才发现对方身体没有疼痛感……

    那一战,羿立差点战死在天庭!

    那一战的惊险程度,羿立自我感觉丝毫不逊色同李赤冥的一战。

    如今,眼前跑来的这群恶犬,最差的战力都在八门巅峰,只有天知道它们又有什么特殊的不同?如今这个身体状态,真的不适合跟这群恶犬苦战。

    “你们太没有义气了……”猴子在身后大声的抱怨。

    火焰君王化作一身火焰盔甲笼罩在羿立的身上,凝出一张火脸回击着:“你******若是有义气,就不会丢下我们自己杀向那个桃园了!”

    “羿老大,我背你吧。”

    赖皮猪用鼻子一拱羿立双腿间,将他挑到了自己的猪背上,暴风步法这一刻在四个猪蹄子下爆发了!

    “我靠!暴风步法!”

    猴子看的眼珠子都直了,羿立居然把暴风步法的修炼方式传给了赖皮猪?而且,这赖皮猪还学会了?那头鹏妖不是说,只有鹏族人能学会!说羿立能修炼也因为他身体够强吗?怎么这猪也可以学?

    羿立把鹏族身法的修炼方式调整了!没错!只有这么一个可能!

    猴子眼珠子连连转动,很快想明白了其中原因。

    “羿爷,我也想学……”

    “学你妹!”火焰君王抓着赖皮猪尾巴,继续谴责着猴子刚刚的行为:“你对羿爷的关心,连这头赖皮猪的三成都没有!凭什么教给你……”

    猴子的脸一瞬间变红,颜色比它屁股还要红上几分,平日里的牙尖嘴利根本发挥不出,刚刚看到桃子,就把什么都给忘了。

    “猴子,这次我也帮不了你啊。”啸天土狗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令猴子更是脸红的厉害。

    几十头似虎大小的恶犬足足追出数百里,才彻底停止了追击,转身朝着天庭深处走去。

    赖皮猪也不管身后有没有追击者,埋头一口气跑到丹炉附近,才喘着厚重的粗气停了下来。

    噗通!

    赖皮猪的四根猪蹄跪在云端,高频率的抽搐,告知着所有人,它这一路奔跑是如何的拼命。

    “羿爷,准备好没?”

    火焰君王化身成为一只红色的大铲子,将羿立整个人铲托在空中,晃晃悠悠的飘向丹炉:“本王会尽量把你往里面送,若是完全没效果,就不要太勉强。现在被炉火炸伤,你又没办法使用药气来治疗,就真的会出现大麻烦了。”

    羿立把大拇指挑了挑,心中多了几份得意,不论是赖皮猪还是火焰君王,这些都曾经是自己的对手,如今却愿意拿出全部来帮自己,这辈子……没白活!值了!

    然木热层……

    熔银热层……

    羿立暗暗计算着自己所在的位置,这是无数次进入热浪气流圈,亲自带物品进入其中,测算出来的气流热度。

    如今这个位置,带来的银质器物,已经开始出现融化的现象了。

    熔金热圈……

    熔铁热圈……

    “羿爷,再往前走就是沸铁热圈了……”火焰君王的声音渐渐出现勉强:“本王,最多只能到它的边缘处。强撑着,也只能把你送进去……你还能扛得住吗?体内的始力有退缩的迹象没?”

    “撑得住,还没有。”

    羿立的六个字,令火焰君王很想掉头将对方带出去,到了这里那木头根茎都不退缩?难道这里的火焰对它没用不成?沸铁点啊!那可是把铁丢入其中,立刻就会沸腾消失的温度啊。

    “不然,再想其他办法?”

    火焰君王悬浮在自己能够承受的极限位置,体内火焰本源隐隐有被烧化的预兆。

    “还有别的办法吗?”羿立从火铲上翻身而下,步履蹒跚的走近丹炉:“山主的方式,我已经大体明白,在这里我借用火焰之力再试一次,若还是不行……”

    羿立沉默了半响,再次迈步走向丹炉笑道:“那我就去挑战羿战宇,便是战死。也要想办法伤到他,给我哥做点贡献也是好的。”

    火焰君王面色严峻的不再做声,早已经听过始穴战场的诡异残酷,本以为凭借羿立的强势可以相对无忧,没想到第一次进入其中,便遭遇便是武院也没有对策的始化。

    始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非是在对抗始物。

    也是在对抗整个始穴,或者说启源大陆!

    始穴诞生于启源大陆,其中不停孕育各种始物,淘汰着启源大陆上的各种生物,始物的始化便是始穴的一种终极之力。

    只是,这样的始化并非是武者坠入始穴,被始穴的起始之光笼罩始化。

    人,怎么可能对抗始穴?历代武帝都在对抗始穴,却始终无法将始穴关闭……

    火焰君王干脆化成人形盘膝而坐,吞吐着它所能承受的极限火焰:“羿爷,你若是真的死了,本王终有一天会把始穴烧的渣都不剩!”

    羿立继续迈步前行,身体渐渐有一种烤熟的味道,如今的距离也已经达到了他能够承受的极限。

    “动一下吧……”羿立驻足默默祈祷:“木头,不都是怕火的吗?好歹动一下意思意思?”

    “不动?”

    羿立深吸了一口气,滚烫热流入肺流转,令他感觉好似吞了一座正在喷发岩浆的活火山,肺管子都熟了!

    “那就一起死吧。”羿立迈步忍热朝着丹炉坚定走去。

    他要赌一把!

    按照峰主的讲解,始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本身就是一种生命体,只是它需要附在活物身上,去将其进行改变,一种纯粹质的转变。

    既然是活物,那就会有求生**才对!本体被烧死,依附物都将不存在,它又如何生存?

    去始化丹炉?有那能耐,就去试试吧!

    羿立迈出数十步,身体的肉香味越来越浓……

    痛?对于羿立来说,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从再次练武的那天开始,就知道只有比别人累,比别人痛,才可能有机会弥补自己曾经贪玩失去的那段时光。

    “反正都是死……”

    羿立看着越来越近的丹炉,露出了很是无所谓的笑容,始化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不被烧死,就是变成天然对人类充满敌意跟杀意的始物。

    水分!人体内的水分,这一刻便是真气也无法再节制它们的离体,羿立感觉火焰真的要从咽喉中喷爆而出。

    啪……啪啪……啪啪……

    扎入经脉中的根茎,这一刻终于动了!它顾不上同真气继续纠缠,继续杀入羿立体内的深处,而是突然转向,快速的密布他的体表。

    始化之力不再进入骨髓,而是在肌肉跟皮肤上游走。

    羿立的皮肤很快呈现出树皮的褐色,身体好似要变成植物一样,体内的高热这一刻都快速的消失,大量的热力被生生阻挡在了这一层始化之力的外面。

    居然有用了?羿立昏昏沉沉的精神猛然震动,加快了走向丹炉的速度,导致更多始力浮于表面对抗火力。

    “比本王走的还深这么多?”火焰君王撇着火嘴,感受到猴子它们投来的鄙视目光。

    身为火焰,却还惧怕更高热的火焰,不如一个人类更加靠近火焰。

    “你们行,你们上啊!”火焰君王很是耍赖的冲着赖皮猪它们叫喊着:“上啊!烧不死你们才怪!”

    羿立没空去听火焰君王它们的叫嚣,只是一直不停的向丹炉靠近着,热力……不知道何时开始穿透了始化的力量……

    羿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远,无法睁开眼睛的热度,令他感觉自己好像走了很远很远,又仿佛只是迈了几步而已。

    火焰君王看着走到丹炉面前的羿立,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丹炉中的火焰的温度……他怎么扛住的啊?

    “这点火焰的温度,你就傻了吗?”土狗啸天用它独有的天庭傲娇眼神蔑视的看着火焰君王:“羿立能够走近丹炉,不是他多厉害。而是那丹炉的火焰不如从前了!若是丹炉全盛时期的火焰,一根火苗就能把他烧的会都不剩!”

    赖皮猪用肥硕的身体将土狗啸天挤到一旁,作为羿立的头号粉丝,猪脸上自然而然的流出了敌意:“你是看不起我羿立老大吗?你怎么知道这火焰不是全盛?你猪爷爷我来看,它就是全盛……”

    “你懂个屁!全盛?全盛的火焰,就是那个带他乱跑的老头,都会被烧死。”啸天土狗吐着长长的舌头,也不知道是因为这里温度太高太热,还是因为单纯吐舌头表示不屑。

    咚!

    羿立感觉撞上了什么东西,他睁开眼睛,视网膜上都覆盖着大量的始化之力,如果不是这层始化之力,仅仅只是张开眼睛的一瞬间,眼球便会脱水导致彻底失明。

    丹炉?羿立看着自己身前的巨物,有些恍然失神,自己多少次想象走近丹炉的样子,却从没有想过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走近丹炉。

    这就是丹炉啊!

    羿立近距离观察着丹炉,无尽的玄奥符文雕刻在丹炉的体表处,浮刻的真龙神凰在丹炉炉体之上游动腾翔,赤焰紫火不停喷吐……

    这些本来只是浮刻的雕塑,竟然变成了拥有鲜活生命的存在?

    羿立很想吞咽口水,却发现口水早已经因为高温而消失,他怔怔的望着游走的浮刻真龙神凰,很想知道创造这个丹炉的,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如此丹炉,其中究竟孕育着怎样的神丹呢?”

    羿立手脚并用的爬向丹炉上方,一股股热浪穿过始化之力……

    一个时辰!羿立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爬到了丹炉的顶端……喷吐的热浪几次差点将他掀翻下去。

    巨大的丹炉如同一座火山,无尽的霞光化为虹龙一般,在其中翻腾纠缠,仅仅只是被霞光扫中身体,便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舒泰,附着在身体表面的始化之力,在被霞光扫射之后,都变得异常活跃,再次开始生长起来。

    羿立努力的想要看清丹炉之中到底孕育着怎样的神丹,居然仅仅只是散发的霞光,便能令始化之力再次增长,令自己的身体感到舒泰万千。

    亿万霞光虹龙在丹炉中翻滚,看起来并不像是在炼丹,而是在孕育着一片崭新的天地,炸耳的雷霆在虹芒交错之间此起彼伏,每一次爆响都好似有生命在其中诞生。

    这真的是在炼丹?羿立这一刻开始犹豫了,怎么看起来这都并不像是在炼丹,而是在演化一片崭新的天地。

    “这霞光令始化之力又有增长……看来要下去……更加靠近炉火一些才可以……”

    羿立小心的贴着炉内壁下爬,很快来到虹龙霞光仙云层中,遍布全身的始力更加疯长,同高热的火焰相互碰撞抗衡。

    千百道各色闪电在云中炸开,相互碰撞,激发出更大的电光,一道道炸开的雷声,数次将羿立差点震的松开双手。

    又是几条狂舞的电龙炸响,羿立身体高速的向旁边移动,躲避炸来的声波,底部火焰陡然腾空席卷,将他身体笼罩。

    不好!

    羿立四肢齐齐发力,太古荒鲸之王的虚影连连催动真气,想要对抗这卷扯之力,却被火焰硬生生的拉向了丹炉底部。

    坠崖,是什么感觉?

    羿立以前不知道,如今……知道了……

    没有火焰君王幻化的火焰之翼,没有暴风身法拉出的毁灭暴风,羿立感觉自己就像是小时候玩耍丢向悬崖下的石子。

    四周的彩霞艳雾在身边快速变化,身体完全无法发力,借力!

    咚!羿立的屁股,重重的摔在丹炉的底部,不等他感受屁股的疼痛,四周高温的火焰这一刻发出了真正要命的温度。

    热!始化之力同三昧真火相互碰撞,四周的丹药之气时刻补充着消耗的始化之力,甚至隐隐有让始化之力变强的迹象。

    始化之力要变强?羿立心头猛地用力收缩,这是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如此的高温为何不能将始化之力消除?如果是真是这样……那吸收了大量丹气的始化之力,岂不是会变得更强?

    等到始化之力彻底可以压制火焰的那一刻……

    羿立不敢想自己离开天庭之后,始化之力会把自己变得多么强大,若是任由自己逃掉进入始穴,那未来成长起来的自己,定然会比峰主大人还要强大啊!启源大陆……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在自己的手上。

( 武帝 http://www.3zxsw.com/0/714/ ) 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3Z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提供小说免费TXT下载,手机阅读地址:m.3zxsw.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 章节错误/点击举报 |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阅读提示: 请按键盘上Ctrl+D,收藏本书,以方便日后阅读《武帝》,可以使用方向键(← →)前后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如果您喜欢,请把《武帝最新章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武帝630 真火炼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武帝630 真火炼始并对武帝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3Z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