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圣贤

第七苏拉 伪先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穆斯塔法本哈立德 本章:第七苏拉 伪先知

    那是何等古怪,何等诡异的一类生物。

    它看起来好像是肉乎乎的圆柱体,高约十腕尺,底部的直径也有十腕尺,全身都覆着某种凹凸不平的半弹性鳞片。在圆锥体顶端,有四只可以伸缩的圆柱形器官,看起来是以与圆锥体相同的物质构成的;这些器官有时能收缩到几乎消失的程度,有时则可以伸展到十腕尺长。

    在其中两只不知名器官的末端,有着巨大的钩爪,就像螃蟹的螯,另一只的末端则有四个喇叭状的红色器官。还有一只,在末端有一个直径约两英尺的不规则球体,球体近乎黄色,正中央有三个巨大的黑色眼睛,排成圆形。……在头顶,还有四根灰白色的细茎,每根茎的顶端都有花一样的器官,头的下部垂着八条细小的、近乎绿色的触须。而在中央那巨大圆锥体的底盘上,则覆着灰白色的胶状物质,它一伸一缩,就可以如软体动物般爬行。

    在这些怪异的圆柱形肉块旁边,有着巨大眼睛,像奇虾一样的上古节肢动物徜徉在这片远古的海洋中,与它同在的还有类似三叶虫一样的腐食者和比鳄鱼还巨大的海蝎子。这就是水螅珊瑚诞生之初的纳米比海洋。

    如果没有外来者的介入,这些原始的生命体恐怕永远也进化不到后世的高度。

    莫可名状的旧日支配者出现在纳米比星球的上空时,整个夜空都被巨大血肉触手和肿瘤包囊所覆盖。旧的智慧种族,一种古老的昆虫类生命被一扫而空。而那些不够格被吸收的低等生命体,则发生了令人惊异的变化。

    也许是受到旧日支配者的影响。水螅珊瑚的祖先在那片上古之海里觉醒了心灵异能的专长,也获得神奇的能力。能改在那些和自己同处一片大海里的,有惊人可塑性的生物。

    众名智者的说法,心灵术士并不完全相信。但在这里,穆哈迪发现了第一手的证据,证明了旧日支配者的存在。

    深沉的昏迷将他彻底吞噬,梦境之中,尽是难以形容的庞大怪影。

    他梦到自己前往巴托九狱的冒险,梦到了向他诉说惊人事实的众名智者——它是巨大无比的血肉之躯,触手。骨刺和数不尽的眼睛构成了它的躯体。

    突然间,梦境中众名智者的形象发生了一些变化。它的身体上突然伸出四千对翅膀来,和躯干一样布满了眼睛。这是经书中死亡天使亚兹拉尔的信息,世上有多少生灵,它就有多少眼睛,牢牢盯紧每一个人。而当他吹响号角的时候,世界随之终结。

    当心灵术士醒过来的时候,纳米比陌生的星空已经爬上天际。黑色天鹅绒一样的夜空中点缀着银色星光,和梦中不同的是。这时已经没有莫可名状的怪物横亘于群星之间。

    他一挺身坐了起来,身下是温热的沙滩,海风拂面,空气有鱼腥的味道。

    四周没有人。只有一只贼头贼脑的乌鸦,蹲在一棵椰子术士,鬼鬼祟祟的打量着心灵术士。“呱!”那只乌鸦大叫。“笨蛋睡醒了!”

    “把你的女主人叫来。”穆哈迪对这只乌鸦说。

    “呱。我这就通知女主人,但可不是因为听你的命令。呱。是我自己要这么做,你可要搞清楚。”莎蒂丽的魔宠回答。

    “当然清楚。”

    “呱。这还差不多。”乌鸦得意洋洋的回答。

    当传送门熟悉光芒亮起来的时候,珊瑚女巫从门中走出。那怕她用含铅的法师长袍将自己紧紧包裹着,但露出来的双眼也显得明艳照人。

    两人没有额外客套,直接切入主题。“水螅珊瑚比预料的还要厉害吗?我看到你在海里晕了过去,五官中渗出血来,然后我就把你带回了沙滩上。”

    “很厉害,但是我已经处理好它们的问题了,不会有更多的海怪了。”穆哈迪说道。“令我昏迷的是另外的原因。”

    “难怪世界各地,海怪的攻势似乎停止了。”珊瑚女巫说道。“另外的原因,你指的是什么。”

    “一段被埋藏的远古记忆,里面有一些模糊不清的影像,属于众名智者的朋友们。”心灵术士解释。

    “仅仅是一段古老的记忆?以心灵术士的能力,居然不能抵挡?”

    “我现在还能保持理智,已经非常不可思议了。”心灵术士说道,“那些……东西,比我们所知的其他一切,都更加危险。如果它们当真会入侵……我不敢想象……”

    “如果它们当真入侵我们的世界,那我们就把它们打回去。”莎蒂丽接着穆哈迪的话说下去。“如果这些水螅珊瑚有它们入侵的记忆,那就说明,确实有物种可以在它们的入侵面前活下去。如果水螅珊瑚能,那么珊瑚女巫也能!”

    “好吧,如果你这么说的话,也有些道理。”穆哈迪说。“现在海怪的危机解除了,我们去通知这里的帕夏一声,然后离开这个世界。我打算回阿塔斯一趟,你呢?”

    “恐怕你的打算又要落空了。”

    “……”心灵术士沉默了一下,“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帕夏不同意给我们魔法船?”

    “那倒不是,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帕夏本人对你绝对忠诚。得知海怪的袭击停止了以后,他亲自带人祈祷,祷词中你的名字出现了一百二十二遍。”莎蒂丽说。“是卡拉米特派的舰队,它们提前到达了,已经封锁了这颗星球的轨道。”

    “他们在发现海怪的威胁消除后就会撤退。”穆哈迪说。“我不想在这个世界上多浪费时间,如果他们继续封锁轨道的话。你可不可以把我们传送回阿塔斯?”

    “从一个我以前从没来过的世界?大概可以,但这种强度的法术。如果由其它法师来施展,要榨取的生命力是惊人的。由我来施展。你的身体承受不了辐射。再说,这么做误差太大。这颗星球是运动的。阿塔斯也是,传送门没有合适的参照系来固定,可能一开门,相对运动就让它升入高空或者沉入地心。”

    “那么从印记城中转呢?”

    “印记城没有直达阿塔斯的传送门,至少还没被人发现。通往米斯塔拉的传送门倒是有一个,但是你也记得,那个传送门只有在特定的时间以特定的姿势通过才会开启,下一次开启要一个月之后。”

    心灵术士想了想,“棘手的问题。我不想卡拉米特派的人先发现我。”

    “你担心他们会利用这个机会大肆宣传,从而加剧第一因追随者之间的分裂?”珊瑚女巫猜测道。

    “没错,另外我和卡米拉之间的关系,可称不上一路通途。”穆哈迪心想,卡米拉当初愿意像自己效忠,是因为她误以为自己是太初术士的化身。她现在还这么认为么?又或者卡米拉一直是对的,错的其实是自己?“至于马利克苏丹,他也并不可靠。我总觉得他有事隐瞒着我。”

    “他是个巫王,巫王总有至少三个密谋在同时进行。你不信任他是正确的。”莎蒂丽对穆哈迪说。

    “你对巫王们偏见很深啊。”心灵术士耸耸肩。

    “如果你曾经被一个巫王的爪牙压迫追捕过。被另外三个联手攻打过,你可能也会培养成我这种偏见。另外,哪怕不用刻板的印象去评价一个人,光是看看马利克的作为。你就知道他绝对称不上一个好人。与之相反,奥罗尼斯虽然曾经是个巫王,但我相信现在的他。”

    穆哈迪点点头。“说的没错。另外,你说的奥罗尼斯就是太初术士的第十斗士。蜥蜴人处刑者?我以为他早就死了。”

    “那是个很长的故事,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莎蒂丽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躲起来吗?”

    “没有用,帕夏和其他人见过我们,这个秘密瞒不住。”心灵术士说。

    “那么我们……”珊瑚女巫的话说道一半,突然被打断了。

    黑色天鹅绒一般的夜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个刺眼亮点,仿佛一颗颗突然诞生的新星。紧接着,那些亮点开始向下坠落,起先速度并不快,肉眼甚至难以察觉。但紧接着,亮星下坠的速度逐渐加快,越来越快。它们的亮度也逐渐提高,给沙滩上的两人投下长长的影子,分别指向不同的方向。

    “他们在攻击这个世界……为什么?”心灵术士仰首看着夜空,不解的自言自语。

    “灭绝令……但是海怪明明已经停止攻击了。”莎蒂丽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为什么他们如此匆忙的赶来,又立刻发动攻击?甚至连这颗星球上的殖民者都没来得及疏散?!”

    他们不是为了灭绝海怪,穆哈迪突然意识到,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

    -------------------------------------------------------------------

    入侵者很快突破了战舰上的防卫,这并不令人意外。这艘战舰的设计是基于泓洋巨怪号完成的,它注重对外的火力投放,却对入侵自己内部的渺小敌人束手无措。当那个敌人的法师破坏了战舰的迷锁,强行传送到舰桥上的时候,入侵者们就已经胜了一半。

    现在,仅剩下的几个圣堂武士手持弯刀背靠背站立,他们是恪尽职守的英勇战士。虽然敌人的法师压倒性的强大,但这几个人完全没有因此显露出半点退缩。事实上,这场短暂而又惨烈的战斗中,没有任何人临阵脱逃,这让丹贾尔大为欣慰。没有必要让这些忠实的属下白白送死,他挥挥手,示意这些人退下。

    那几个圣堂武士并不原因抛下自己的首领独自面对强敌,但是职责所在,他们不能抗命。为首的那个圣堂武士对丹贾尔点点头,然后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那些人撤走的时候还不断回望。眼里既有坚毅,也有冷酷。

    入侵者只有两个。一个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巫和她的心灵术士男伴。后者和女法师一样披着长袍,蒙着头巾。但他露出来的眼睛还是出卖了他心理的惊讶。

    “怎么了,与我的再次相逢看起来吓到你了啊。”丹贾尔的眼神鹰隼般锐利,毫无畏惧的面对这两个入侵者,哪怕他们几乎一露面就消灭舰桥上的半数守卫。“还是说,你已经决定放弃抵抗了?”

    穆哈迪看着眼前这个面无惧色的面对着自己的心灵术士,他和自己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鼻梁和颧骨,身高和体型也一般无二。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眼前这个人比自己看上去要老一些。鬓角已经有了些白发,眼角也爬上了些许皱纹。这个人几乎就像是二十年后的自己。

    在自己身边,莎蒂丽也注意到了这个人和穆哈迪异常的相似。她扭过头来,低声问了心灵术士一句:“别告诉我,你还有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哥哥之类的。”

    “你在使用我的形象,”穆哈迪感到一股受到控制的怒意。“告诉我,你就是这么来欺骗那些我的追随者们的么?你就是那个制造分裂的伪先知吗?”

    “多么令人感到讽刺的指控,特别是考虑到它出自你的嘴巴。”大心灵术士丹贾尔真真的盯着穆哈迪,两人间保持着二十步的距离。中间横着几具圣堂武士的尸体。两人对峙的样子,倒是有点像古典名画上的情景。“这让我不禁想到,我还没正式做过自我介绍呢……我就是阿吉拜穆哈迪,第一因的使者。不过对于其他人来说。我是丹贾尔,移星者,命运的建筑师。”他张开双臂。好像舞台上的演员在迎接观众的掌声一样。

    “无论你如何模仿我的外貌,”穆哈迪脸色严峻。斩钉截铁的说道。“你也变不成我。”

    丹贾尔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大笑出来。“你以为。我是那个窃取身份的小偷吗?!告诉我,难道真正的小偷不就是你自己吗?!”

    穆哈迪试图反驳,但丹贾尔似乎抢先猜到了他的反击。“你疑惑,不是吗?你觉得我在信口开河。那么你敢不敢告诉你的这位法师同伴,在巴托九狱的深处,众名智者口中,你的真名是什么?!”

    莎蒂丽吃惊的看了穆哈迪一眼,后者心中一凛,不知道丹贾尔是怎么知道关于自己真名的秘密的,他不可能在场,不是吗?

    看到穆哈迪没有开口,大心灵术士丹贾尔继续说下去,“不愿意承认?没关系,我可以替你说。在巴托九狱,众名智者已经承认,你的真名就是太初术士拉贾特的真名,你就是他,你就是大敌!”

    穆哈迪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脸上是什么表情,估计无意中暴露了自己内心的巨震。因为丹贾尔一直用他那种透视般的锐利眼光盯着自己,想从自己的反应中找出可以利用的破绽来。而从他的表现来看,他似乎找到了。“好奇我是怎么知道众名智者的回答的?不用乱猜了,我没有去巴托。我知道是因为我早就知道你不过拉贾特的一个化身了。那个自称穆哈迪的人早就死了,被太初术士所取代。”

    他转向珊瑚女巫,“我猜你就是莎蒂丽了,除你以外,当今没有法师有这种实力。听着,我不想与你为敌,我们也从来不是敌人。”

    “让我告诉你他不肯告诉你的一切吧。”丹贾尔说。“他自称穆哈迪,但他不是这个多元宇宙的原住民,而是来自另外的地方……”

    “这我知道了,他没有隐瞒这些。”莎蒂丽警惕的对丹贾尔说,到目前为止,她还站在穆哈迪身边,但两人间的距离好像无形中拉大了一些。

    “哦?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一来到这个世界,就无意中遇到了太初术士拉贾特的一缕残魂,一丝念渣?他有没有告诉你,拉贾特当时就对他展现了心智魔种异能?把他当成了一个复活自己,同时打败巫王们的工具?!”

    “看来没有,我从你的表情中读出来了。”丹贾尔接着说。“为了防止巫王们太早察觉自己复活的计划,那个心智魔种被设定成延缓生效的。但是和其他的心智魔种一样,它会慢慢的腐蚀宿主的意识和性格,并最终取而代之。”

    “战争传播者拉贾特,想想看,是不是他的教导为阿塔斯和这个多元宇宙带来了更多的战争?想想看,在纯净要塞的时候,拉贾特附身在他身上,这仅仅是一个巧合吗?”

    “你好奇我为什么自称穆哈迪?因为我就是他,真正的他。在他刚刚成为心灵术士的时候,他制造了一个灵晶仆。心灵术士的灵晶仆是用自己的灵魂片段制造的,可以被视为本体的化身,而我就是那个灵晶仆,机缘巧合下获得了身体和自由。我拥有真正穆哈迪的灵魂,在心智魔种取代他的心智前的,未被腐蚀的本魂。”

    “你想叫我伪先知?!其实你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伪先知!”丹贾尔又重新面对穆哈迪。“我并不信奉暴力,也不愿意对你们动手。如果你的意识之中,还有哪怕一丝真正穆哈迪的灵魂存在的话。那么你就该知道,我说的是对的。不要让太初术士控制你!”

    “放弃你的抵抗,让我拯救你。太初术士的意识会让你抵制我的建议,但你要想得救的话,就必须压下这些念头。”丹贾尔终于抛出了自己的提议。“毁灭的工具,也可以是救赎的道路……拉贾特的心智魔种让你失去了自我,现在,接受我对你展现的心智魔种,你就可以重获新生!”(未完待续。)

( 沙漠圣贤 http://www.3zxsw.com/0/973/ ) 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3Z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提供小说免费TXT下载,手机阅读地址:m.3zxsw.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 章节错误/点击举报 |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阅读提示: 请按键盘上Ctrl+D,收藏本书,以方便日后阅读《沙漠圣贤》,可以使用方向键(← →)前后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如果您喜欢,请把《沙漠圣贤最新章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沙漠圣贤第七苏拉 伪先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沙漠圣贤第七苏拉 伪先知并对沙漠圣贤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3Z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