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小寡妇

讨要承诺

类别:乡村香艳 作者:倾城凤舞 本章:讨要承诺

    “寄兰?”润娘眼角轻挑淡笑出声。

    孙伯文麦色且棱角分明的脸上升起朵淡淡地红云,他梗直了脖子道:“我就是叫她名字了怎样!”

    “怎样?”润娘渐敛了笑意,眸中厉色凝聚:“你也不怕坏了人家女孩儿的名声!今朝她若与你定了亲也还罢了,如今她与你半点关系都没有,你凭甚么直呼她的闺名?你说市井妇人乱嚼舌根坏人名声,要我说她们的本事远及不上你们这些轻佻子弟!”

    “我,我会娶她的——”

    “胡说!”润娘厉声喝断:“你凭甚么娶人家,你别忘了你老子娘还没答应呢。”

    孙伯文挺直的背脊僵了一僵,犟道:“我会求得爹娘同意的!”

    “就你这样!”润娘冷哼道:“我看,难!”

    孙伯文嗤声道:“这个不劳姨娘操心。”说着站起身拱手道:“伯文还有些琐事,先告退了!”言罢,抬脚便走。仲文蹿起身拉住兄长,低声劝道:“姨娘若到娘亲面前告你一状,娘亲说不定就要叫你回去了。”

    他声音虽小润娘偏是耳尖一字不落地都听在了耳里,再看伯文那张仿似要不顾一切的青涩脸,心里不由得生出些悲哀,当初的自己也以为失去了爱情便会天塌地陷,只是人越成长爱情便愈是可以舍弃,再也不会为了爱谁而奋不顾身。

    润娘低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垂首拭去眼角的酸涩,抬眸时已寻不见眼底已换上了世俗:“你呀,就是喜欢把事情闹僵了。比如先前竟学人家逃家,且不说你能去哪里,就是你有地方投奔,难道父母、弟妹都不管了么?你可是长子嫡孙,一家子担子可都在你身上!再则说了你离家有甚么用?果真三年五载后你衣锦荣归,林家小娘子早是人家的媳妇了!或者说你想带着她一起跑?你不知道老话说‘聘则为妻奔则妾’么,你真要做可是毁了人家女孩儿一辈子!”

    这一番话可算是彻底打击到孙伯文了,恼得额角上青筋直暴,压着声音道:“我的事不用姨娘操心!”

    “你以为我愿意呢!”润娘寸步不让地紧咬道:“若不是看在你母亲的面上,我才不你废这么些话呢!老实跟你说林家那丫头我听你说的就不喜欢,她给人做妻做妾与我半点相干都没有,就是你毁了前程丢了脸面与我又有甚么相干?”

    仲文把气到怒火冲天兄长的拽到身后,向润娘做揖道:“姨娘也太偏心了,那么疼小三却一句好话也不替大哥跟娘亲说。”

    润娘睨眼扫过寒霜罩身的孙伯文,道:“我不替他说好话,若不是我劝嫂子,他这会还在家里锁着呢。”

    “既是这样,还请姨娘在娘亲面前多说两句好话才是。”

    “说,我怎么说?”润娘瞪视着二人,调门打着旋地往上升:“你们叫我拿甚么话说?难不成还叫我帮着你们骗你们娘亲不成!”

    孙仲文垂首道:“侄儿不敢!”

    润娘饮尽桌案上放温了的茶,起身步至孙伯文面前,如水的眸光在他铁板似的面上溜溜一转,道:“书上说,‘自助者天助之’你自己不努力不争气,只管这么莽撞冲动,就算你闹得你爹娘答应了你,你觉着林员外会把独生女儿许给你么?”

    孙伯文登时被她问得哑然,睁大了眼眸愕然地望着润娘,脸上的寒霜渐渐退去。

    润娘又道:“不论那个林小娘子有多好,你怎能为了她把你母亲亲气成那样!”见孙伯文脸上又拢起怒意,张口欲言,润娘先就断道:“你不要说你有多在意多不舍,她再好总不会无法替代!可是亲人却住是无法替代的!”

    孙伯文闻言脸上浮起一团迷雾,而孙仲文的眸底则露出点点敬服,至于坐在交椅上吃茶的刘继涛,撇茶沫的手微微地顿了一下。

    “听姨娘的劝,且在这里住些日子让你们娘亲放心。若你们娘亲送老三时,你们还住不惯我替你们同娘亲说,务必让你搬回书院去。”

    孙家兄弟面面相觑,最后仲方唱喏道:“那,这些日子可多打扰姨娘。”

    润娘扳着伯文的肩膀,眼眸怔怔地落在上头:“这么宽厚的肩膀是生来好看的么?”

    伯文虽有些莽撞终还是个正直少年,润娘的话外之音倒激起他隐隐的羞愧,低了头默然不语。

    “凡事靠说是没用的要靠做才行!你想让爹娘依了你的主意,你就得让他们觉得你的主意是对的。可是你的那些的行为呢?争吵、逃家、绝食,真真是连你三弟都不如,你让你爹娘怎么信你!听姨娘的劝,且把心思放到今年的秋闱上,到时中个武举人给你爹娘看看!”

    孙伯文抬眸看着润娘问道:“我考中了武举人,爹娘就会同意我与林小娘子的婚事么?”

    润娘倏地沉了面色:“你若是为了林家那个丫头,趁早别去考的好!”

    “这叫甚么话!”刘继涛搁了茶盅,抢到润娘身旁瞪了她一眼,将她拉到身后,方转向孙伯文语重心长地道:“伯文啊,堂堂七尺男儿生于天地之间,难道只为一女子么?”

    润娘猛地抬眸看他虽然纤瘦却笔挺的背脊,不知为何心底漫出一股凉意。

    “既然生为男子,就该以天下苍生为念!前程不是为你自己挣,也不是为父母妻儿挣,为的是天下间的百姓。”

    “先生!”

    孙家兄弟被他一句话激得胸中热血翻滚,原本清涩的眼眸坚定了起来。

    润娘的心头却生些萧索的落寞,缓步踱回屋里坐在床边看着女儿的睡颜,红润的唇边溢出一丝苦笑,嘴里细嚼道:“家国天下。”润娘黯然一笑,抹上女儿的小脸涩声:“小弄儿,娘亲怎么忽然觉得他离我有几千几万里远呢?”言声未了,一点温热的泪珠摔在了她手背上,然后便是泪若断珠。

    “怎么了?”刘继涛悄无声息地走进屋里,在润娘面前坐了,伸手细细地抹去她眼角水气:“好好的,怎么又哭了。”

    润娘索性靠到他肩上,放任自己哭湿他的衣衫:“承之,我觉着——”她本想说‘咱们隔了千山万水’可话到嘴边,心却痛如刀绞泪便越发汹涌,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刘继涛将润娘拥入怀中,下巴顶在她头顶,怜惜地轻叹:“哎,你怎么那么能哭呢?竟然比弄儿还能哭,我早晚会被你的眼泪给淹死!”

    润娘“扑哧”一笑,离开他的怀抱,垂着脑袋含羞带嗔:“你又取笑我。”

    刘继涛在她眼前柔柔地笑着,恍若暖煦的春阳,他拿过自己的帕子极温柔地抹去泪迹,两人靠得极近呼吸相缠。润娘怔怔地盯着近在咫尺的男子,斯文的面庞清朗眉目实在算不得有多俊俏,可那薄薄的红唇吐出的气息却是那么温暖诱人,脑子里想着身子便凑了上前,吻上了那瓣薄唇,一碰触到那点温暖润娘的眼泪又滚了下来。

    刘继涛突被柔软覆住稍怔了会,虽然理智叫他推开那道香濡,可他的手却拥紧了香软的身子,与怀中的人儿唇齿相缠。

    仿若过得一世两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润娘虚软的依在刘继涛的怀里,身是暖的心却一点点的发冷,这个给予自己温暖的男子会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么?只怕是甚么人也抵不上他的青云之志吧?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她自己尚未发觉,刘继涛温柔的手已拂上了她的面庞:“怎么又哭了?”

    他轻柔温腻的语气反倒催下润娘更多的泪水,润娘将自己埋进他的怀里,可无论抱得多紧,她也觉着两人隔着天涯!润娘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怕自己一旦出声便会向刘继涛讨要承诺,而这是自己最不屑地。

    “哎,你要我拿你怎发办呢!”刘继涛轻吻着润娘的额头,低喃微叹。

    外间阿三已领着孙家兄弟向东跨院去了,还没进院门就闻得阵阵清香,孙仲文不由赞道:“好清雅的香味!”

    阿三引在前头推开院门,登时芳菲满目,两兄弟不由都睁大了眼,满院的白色**开繁盛,风过处吹落阵阵花雨,小石子漫成的甬路上满是细碎的花瓣,几乎不忍叫人落脚。

    “**意寓勤奋、谦逊,润姐姐让你们住这院子再合适不过了。”

    兄弟二人闻声回头,但见陈文秀牵着周慎站在身后,孙仲文嘻笑着唱诺:“小姨娘好。”

    陈文秀微红了脸,轻嗔道:“二哥哥胡说甚么!”

    “我没说错呀!”孙仲文摊开双手作无辜状道:“咱们管周家娘子叫姨娘,你管她叫姐姐,咱们称你一声姨娘也不为过呀!”

    “那我呢!”孙仲文话音一落,周慎丢开陈文秀赶上前,看着孙仲文得意道:“那我岂不成了小叔叔了!”

    孙伯文、陈文秀并阿三都偷偷笑了起来,孙仲文稍是一愕,狠狠敲了周慎一个毛栗子:“有本事你让小三子唤你叔叔去,他左不过这两日就来了。”

    “慎哥儿也没说错呀!”陈文秀上前替周慎揉了揉脑门,斜了孙仲文一眼,向周慎道:“走,我带你进院里去瞧瞧。”言毕,越过孙家兄弟跨进了院门。

    “喂!”孙仲文伸手叫道,见她不搭理自己,扭头向自家兄长嘀咕道:

    “这院子好像是咱们的吧,她怎么倒跟主人似的——”

    阿三在旁微笑着,咬着字道:“小官人不知道,这宅院本就是陈家的,是咱们娘子赁得来住的。”

    “这宅院是她家的?”孙仲文一面问一面四下打量,脚下已然进了院子。

    这东跨院甚是小巧却胜在别致,地上了石漫甬,正屋的墙根下种着爬山虎,此时翠绿的叶子已爬满了墙壁,屋檐下演垂着向缕藤蔓,摆满了各式花盆,此时虽不是全都盛开,然蔷薇、茉莉、绣球却也嫣红腻翠清芬宜人,而飘落了一院的**花瓣,更是把个小小的院落几乎妆点成云中隐庐,而过透北墙上镂刻的花窗能隐隐瞧见前院的秋千,与盛若晚霞的石榴。

    孙仲文嗅着花香道:“大哥,这院子真是不错呢!”

    孙伯文的脸上也露出点点的笑意,微微地点了点头,陈文秀得意道:

    “当然啦,这院子原先可是我的——”话说一半她忽然咽住了。

    孙仲文扭头盯视着她,问道:“你的甚么?”

    陈文秀强自镇静道:“没甚么,这院子是我收拾的罢了。”

    孙仲文细眯了眼,两簇眸光聚在她寻常的脸上:“我还以为这院子是你的闺房呢!”

    “仲文!”孙伯文赶紧喝断二弟的胡言,向陈文秀赔礼道:“小弟胡言,陈家妹子可别往心里去!”

    “没事!”陈文秀虽然心底羞得发烫,面上却只是微微泛红:“二位哥哥进去瞧瞧屋子吧,我就不打扰了。”说着也不牵周慎,转身便出了院门。

    看着几乎是落荒而逃的陈文秀,孙仲文凑到兄长身旁,嘻笑道:“看来多半是被我猜中了,这院子真是她的——”

    “仲文!”孙伯文侧过身斥断兄弟的笑谑:“你甚么时候学得这么轻佻了!”说了转身进屋,周慎朝他重重地哼了声也自去了。

    孙仲文摸了摸鼻子,摇首轻叹:“爱屋及乌,爱屋及乌啊——”

( 穿越之小寡妇 http://www.3zxsw.com/2/2655/ ) 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3Z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提供小说免费TXT下载,手机阅读地址:m.3zxsw.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 章节错误/点击举报 |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阅读提示: 请按键盘上Ctrl+D,收藏本书,以方便日后阅读《穿越之小寡妇》,可以使用方向键(← →)前后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小寡妇最新章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小寡妇讨要承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小寡妇讨要承诺并对穿越之小寡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3Z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