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龙佳婿

第七百六十九章偏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府天 本章:第七百六十九章偏袒

    乘龙佳婿

    这姓梁的小子似乎很喜欢管闲事啊?怎么就和四皇子有点像呢?刚送走一个甩不掉的跟屁虫,现在又来了一个,陈献章这个当老师的虽说拦了一下,可梁储坚持要去竟然就偃旗息鼓了。这是不是太放纵了一些?葛雍也竟然没有帮着说话,于是他就没办法甩掉这小子!

    当离开葛府的时候,张寿只觉得特别头疼。然而,梁储此时却变成了特别安静老实的模样,哪怕跟着他上车之后,也没有东拉西扯,迥异于无时不刻不话多的四皇子。

    于是,张寿只能姑且就当这小子不存在,一路上死板着一张脸,就好似真是被二舅哥拖下水非常无奈的姑爷。而外间和车夫对调,再次亲自驾车的阿六也没有半个字废话,一路驱车紧赶慢赶,大约至少两刻钟后,他就停下马车,随即跳下车夫的位子,打开了车厢门。

    “少爷,到了。”

    听到阿六这声音,率先钻出车厢跳下车的是梁储,刚到京城没几天的他既然听说过张寿的名声,对阿六当然也不陌生。然而,他却只是瞟了阿六一眼,没有贸贸然探问,而是好奇地看向了车旁号称是赵国公府二公子身边来报信的那个护卫。

    而张寿跟在梁储身后下车,发现面前一栋二层临街小楼,那牌匾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苏州会馆。这下子,他的脸色顿时微妙了起来。要知道,他还带着阿六来这里品尝过大厨的手艺,而且,苏州会馆的华会首算是他的老相识了。

    就连苏州首富华家的华四爷,也因为他的牵线搭桥,而与顺和镖局的曹五联了手,如今正在运营海上镖船的业务。虽说才刚起步,但据说两边相谈甚欢,两人之前还谈妥和他的股份,并打算在原本说好他投资占的股份之外,额外送他一成干股。

    张寿倒是很想义正词严地回绝……可转念一想,到底还是笑眯眯收了。

    但在婚事前夕,他就转手送了皇帝,皇帝打算在临海大营和镇海大营中做文章,毕竟,某些利益是要平衡的。而皇帝的回礼也很大方,给朱莹的添箱是一条,私底下又慷慨大方给了他一家天津的商行。由此,华曹两家还不知道自家背后,多了一个简直是硬得扎手的靠山。

    张寿正在心里这么想,朱宜就轻咳一声,低眉顺眼地说:“二公子就是在这和几个举子吵起来之后又打起来的,我看到苏州会馆的华会首出来做和事佬,但二公子还不依不饶,甚至一定要强压人道歉,两边剑拔弩张,这才赶紧前来给姑爷报信。”

    张寿四下里扫了一眼,发现并不见朱莹的踪影,他心下稍稍有些狐疑。待听到这苏州会馆中仍然传来了有些嘈杂的声音,他不由得眉头紧皱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朱宜从这里过来给他报信,来回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整整闹了一个小时,这风波却依旧没平息的话,那么,事情肯定是真不是假,但这也着实闹得够大!

    果然,当他沉着一张脸走进去,听到的就是朱二那招牌式的嚷嚷:“我就是打你,怎么着?狗眼看人低,觉得人家一次次落榜下第,觉得人家也就写过几本农书,不像你们一本本诗文集子在外流传?我呸,能让那些什么楼什么院的姐儿们唱,就很长脸是不是?”

    “有本事你让人家听雨小筑的十二雨也唱唱你们那词,我好歹也说一个服字!”

    说这话时,朱二一脚踩在凳子上,一只手把一旁的高几拍得砰砰响,那种做派,像极了街头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张寿很久没见过人这幅模样,此时恍惚间又想起了自己拜访赵国公府的那一次,朱二冲进来要找自己谈谈的那一幕。

    那一次因为有阿六,于是朱二那是盛气而来,铩羽而归。

    而这一次,对面显然没人能治住桀骜不驯的朱二。就只见其中一个年轻人半边脸又红又肿,似乎是之前被甩过一巴掌,而另外两个恰也是满脸激愤。然而,张寿就只见四周围那些人看他们的眼神没有半点同情,反而还指指戳戳……这下子,他就立刻心里有数。

    很显然,朱二帮的是不是这苏州会馆的人姑且不提,至少这三个,那绝对是外人。

    果然,正如他所料,朱二仿佛还嫌弃刚刚自己说的话还不够刻薄,嘿然一笑之后,他就放下脚,随手一弹袍服下摆,又继续开起了腔:“有道是文人相轻,可你千不该万不该轻到我敬重的人身上来了!”

    “骂人家经史不通,诗文不精,这么多年就写了两本没人看的农书,一辈子就考不上进士?嘿,你难道不知道农乃国本,难道不知道你们吃的是地里种出来的,穿的棉花也是地上种出来的,那丝绸衣裳用的蚕丝,是桑叶柞树叶子等等喂了蚕之后结茧才有的?”

    “你难不成觉得你能抱着你引以为傲的诗词,没吃没穿活下去?就是因为这天下一堆堆都是你这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却还瞎叨叨的书生,所以这天下农田的产量才上不去,天下才会有那么多人辛辛苦苦却填不饱肚子!因为你这种货色根本不懂得这些!”

    虽然朱二这话很糙,如果细究的话,那绝对能挑出一堆错处,但是,在苏州会馆这种地方,怒骂三个籍贯是南京应天府的举子,在这年头绝对是政治正确。

    苏州乃是丝织重镇,朝廷的织染局就在那边,每年税赋乃是南直隶之最,富户无数,读书人更是无数。但是,南京应天府却是南直隶的首府,乃是天下唯二两座可以称作京的城池。就连每次院试取中秀才,南京也能取六十个人,而苏州却只得四十人。

    然而,真正等到每次南直隶乡试的时候,那就不一样了。南直隶乡试取解的名额从建国之初的八十人增加到现在的一百三十五人,而在每年乡试各府举人的名额上,如果做一个统计,却是苏州和常州常年霸占第一第二,应天府顶多也就轮到个第三。

    至于富庶仅次于苏州的松江府……苏州人表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谁让你们的举人数量在整个南直隶顶了天也大多排在第四?偶尔一次超前,也是超过应天府而已……

    所以,哪怕朱二维护的那两位老举人压根就不是自家苏州人,此时会馆中也正好没有其他苏州籍的举人在,但既然是怼应天人,这自然不妨碍那些住在此时会馆中那些人坚定地站在朱二这一边。尤其是这一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时,也不知道是谁带头起哄叫了一声好。

    这么一声好之后,那恰是彩声雷动。而张寿看朱二那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样子,再看到人团团拱手谢过众人的配合,他就觉得自己仿佛是在看卖艺的感激那些打赏的衣食父母。然而,他正打算继续在旁边看一看,却没想到身后已然响起了一个绝对无法忽视的声音。

    “没错,若是说农书不如经史,那还能说得过去,但农书怎会不如诗词小道!家师的老师康斋先生,曾经和弟子亲自下地务农,一面做事,一面讲学,一面悟道,学生也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别说你们如今不过区区一个举人,就算今科中了进士,选了庶常,那又如何?”

    “心性歪了,就是读书的路歪了,读书的路歪了,今后当官怎么可能不歪!如果,今天赵国公府这位二公子打人,那是十分错,那么你们这就是一百分错!”

    “科场先后固然无关紧要,但至少你们要懂得敬老爱幼,更要懂得农事艰辛!”

    张寿不禁轻轻嘬了嘬牙。

    他就知道身后这位跟出来,那绝对不会乖乖地呆在原地看个结果就好,果然,人简直就是个一点就炸的炮仗……看这样的情形,人这一科还是落榜为好。否则不论是选了庶吉士,还是外放地方官,又或者授了国子博士之类的清贵之职,那估计都会四面开炮,得罪人到死。

    怪不得大多数时候,这年头别说考进士,就连乡试主考官选举人,也往往会把太年轻却又才华横溢的人压一届甚至两届,因为官场这种地方,年轻气盛的家伙——尤其是不满二十那种人——就犹如看似温吞的油锅中进了一滴水,很容易就炸得油星四溅,伤及旁人。

    所以赏识人才的主考官,才会让人花三年时间把性子磨稳重再出来考试做官。虽然这样的结果,往往是把锋芒毕露的锐意少年磨成滑不留手的油腻青年……

    想到这时,张寿完全没考虑过,他自己也不满二十,等发现不少人朝这边看来,他这才笑呵呵地叫道:“都说纨绔轻浮子往往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所以我还以为今天朱二哥你这是故态复萌,没想到却是冲冠一怒为贤者,和过往截然不同了。可不论如何,打人是不对的。”

    那三个南京籍的举人情况不同,捂着脸的始作俑者此时面色涨得通红,另外两个却后悔为了同伴义气,好端端地就陪着同伴到这苏州会馆讨回昔日被辱的公道,结果却遇到了一个根本就不在乎后果,偏偏背景又硬得不能在硬的赵国公府二公子!

    同伴被打了这还不算,苏州会馆这些家伙竟然还清一色起哄帮腔,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也跳出来说了一番风凉话,这会儿还出来一个管朱二叫朱二哥的家伙!

    然而,张寿到底说了一句公道话——打人是不对的,因而那个捂着脸的年轻举人只觉得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时就义愤填膺地大叫道:“没错,你当街殴我,这是逃不过的罪过。凭你是赵国公府二公子还是谁,告到顺天府衙去也是我有理!”

    华四爷虽说参加完张寿的婚礼就离开了京城,但华会首却在,刚刚他就是当过和事佬却无功而返,此时见张寿也来了,随行的那个少年竟然还唯恐天下不乱地帮着起哄数落人,他自然是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张寿刚刚那番话末尾到底是责备了朱二一句,他正打算趁机再圆个场,却没想到某个家伙恼羞成怒,竟是说出了那样的狠话。

    心道糟糕的他突然瞥见张寿流露出一丝笑意,这下子猛然想起了对方那性格——毫无疑问,和看似不问世事天上谪仙人一般的外貌不同,张寿这人其实是睚眦必报的狠人。他会帮理不帮亲?才怪!张寿从来都是最维护亲友学生的人!

    顷刻之间,华会首就下定了决心,他立时一个箭步出来,却是皮笑肉不笑地说:“这位应天府来的举人老爷,你刚刚说朱二公子痛殴于你,除却你这两位友人,还有其他人证吗?”

    张寿刚刚一出声,苏州会馆不少人就已经认出他来了——而就算是不认得的,问问旁边人,又或者猜一猜,也能大略猜个八九不离十。毕竟,能叫朱二一声朱二哥,而且还这般容貌的人,整个京城只可能找出这一个。

    于是,当听到华会首这明显是偏袒到没了边的话之后,人们彼此你眼看我眼,立时就有人哄笑道:“没错,明明是你自己被骂得情急之下甩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怎么就赖上了二公子?这碰瓷也没有这样碰的!”

    朱二发现张寿竟然来了,一时就有些着慌,可发现张寿一来就先褒奖了自己几句,继而才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打人是不对的,他哪里不知道张寿是在维护自己,登时喜形于色,哪怕自己打过的那家伙叫嚣,他也完全没放在心上。

    果然,下一刻他就喜出望外地发现,随着华会首那露骨的偏袒之词,这苏州会馆其他的人都跟着起哄了。不但如此,甚至还有人大声叫道:“咱们苏州那几位才子正好出去会友了,等他们回来,请他们写上几篇妙笔文章散布出去,这可真是好大一桩奇闻!”

    “对对,也请他们出去会文的时候,请其他各府的举人老爷们评评理!”

    随着这七嘴八舌的声音,刚刚义愤填膺的那三个年轻举子登时面色铁青。他们并不是今科同一届的,那个挨打的方才是今年的新科举人,其他两个是三年前中举的,不过是陪着同伴来找回场子,据说,人当年被这两个倚老卖老的老举人骂过,心下郁结多年。

    谁知道会遇到现在这种棘手的局面!

    眼看这已经把三人架在了火堆上烤,张寿这才看了一眼朱二身旁那两位满脸呆滞的老者,寻思着开口打个招呼。然而,他这到了嘴边的话,却再次被身后某个举人少年给抢了。

    “两位老前辈真的写过农书吗?晚辈广东梁储,也是应试举人,请教两位老前辈姓氏名讳,如今暂居何处?回头我想奉家师一块登门拜访。家师白沙先生素来敬重身体力行的人。”

( 乘龙佳婿 http://www.3zxsw.com/21/21061/ ) 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3Z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提供小说免费TXT下载,手机阅读地址:m.3zxsw.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 章节错误/点击举报 |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阅读提示: 请按键盘上Ctrl+D,收藏本书,以方便日后阅读《乘龙佳婿》,可以使用方向键(← →)前后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如果您喜欢,请把《乘龙佳婿最新章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乘龙佳婿第七百六十九章偏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乘龙佳婿第七百六十九章偏袒并对乘龙佳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3Z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