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席

第九十一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耿相臣 本章:第九十一节

    如同用火红的蜡光纸裁剪而成的太阳,发着温暖而柔和的光,刚刚从莲花山东边爬上来,胡岱就胸前挂着一架大个头迷彩望远镜,沿着曲折而陡峭的石梯,气喘吁吁地从山脚下爬上了老风口,来到了被层层翠绿的松柏树包围起来的小砖房。《+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据胡岱不止一次地吹嘘,他这架爱不释手的望远镜可是大有来头,是他亲自从一个地地道道的莲花山军用机场现役军官手里花了不少人民币淘换来的。而那位年轻的军官曾指天发誓,保证是货真价实的前苏联走私货,还说他若以假充真,假如再起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对越自卫反击战争,他就第一个驾着飞机去送死。对胡岱的这番言过其实的说辞,可惜没有多少人能信以为真。不过,胡岱曾多次站在老风口东边的迎照峰上试验过,在金沟的街道上,女的能看清有没有酒窝、长没长双眼皮,男的能分辨出镶没镶金牙、是不是酒糟鼻子,效果极佳。他还曾偷偷地告诉吴大嘴,说曾用望远镜观察到,在平阳城西郊的一片柳树林里,有一对青年男女在偷偷地搂抱着亲嘴。结果把吴大嘴馋得垂涎欲滴,一个劲地嘱咐胡岱,下次若再发现了这样千载难逢的西洋景,一定不要目无领导,一定要及时向他汇报。

    这时候,胡岱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总经理办公室兼卧室虚掩的房门,轻轻地走了进去。

    韩家栋早就起了床,洗刷完就坐在办公桌前看起了不知看过多少遍的《第五次浪潮》。看累了,他就站起来走到北边的大窗户前,开始朝林家庄方向不停地张望。他曾无数次地站在这个位置出神,在脑海里一遍遍地想象着蓝天秀在家里的生活情景,勾画着她的一举一动。他正设想着此时此刻蓝天秀起床后正在打扫庭院,听见有人推开门进来了,回头一看原来是胡岱,他并没有吱声,而是回过头去继续面对着窗户。

    “舅,外甥我夜里做了一个吉梦,您老人家今天将是福星高照、喜事临门。请您用望远镜往林家庄方向不停地观察,大约在八点半左右,肯定会有让您惊喜的重大发现。”胡岱对着韩家栋高大的背影点头哈腰地说道。

    韩家栋见胡岱脖子上挂着只很扎眼的大望远镜,一大早就上来“胡说八道”,先转回身来意味深长地上下打量了打量胡岱,然后才“疾言厉色”地“喝斥”道:“忙你的去,又想拿恁老舅开涮。有空就多看看我送给你的那几本书。”

    没想到“好心当成了驴肝肺”,胡岱自觉没趣,遂双手抱着他的宝贝望远镜,仿佛小狗叼着一死麻雀颠颠地跑回家,正要摆功卖好,结果不仅没有得到主人的应有赏识,反而屁股上白白挨了一脚,只好垂头丧气地往外走去。

    韩家栋突然想起吴大嘴昨天曾去过榆树镇,莫不是——他马上语气非常和缓而亲切地喊道:“胡岱,你回来!”

    胡岱正要走出门去,听见喊他,先兴奋得伸了伸舌头扮了个鬼脸,然后才转回身来,紧走几步,双手举起望远镜,恭恭敬敬地递给了韩家栋。他接着把如何操作使用简明扼要介绍了一遍,并且跑到窗户跟前,对着林家庄把望远镜的视距大体调准了,这才放心地离去。

    韩家栋躲在小房子里,俨然置身于掩蔽所的前线指挥官,按时举起了手里的望远镜,透过一尘不染的窗户玻璃,对着林家庄通往老风口的路上,开始全神贯注地观察起来。可是,在他焦急的等待中,时间一秒秒地过去了,尽管那条路上不断有行人出现,可一直没有发现他要搜寻的目标。他终于沉不住气了,把望远镜顺手丢到窗户台上,来到办公桌前,准备打电话到山下把胡岱狠狠尅一顿。他正要抓起话筒,电话却猛然响了起来。

    “哥,不好了,俺嫂子出了大事。”电话那头传来吴大嘴急促的声音。

    “到底咋回事,你沉住气慢慢说。”韩家栋急忙不安地问道。

    吴大嘴仍然喘着粗气,告诉韩家栋,蓝天秀的公公林长贵刚才把电话打到山下,说蓝天秀昨晚不是被他接来了嘛,咋又从莲花山北面的舍身崖上跳了下去,幸亏被人发现,先送到榆树镇,现在又转到莱山医院。

    吴大嘴最后说道:“我让林叔在家耐心等着,咱马上就赶过去。”

    从那么高的舍身崖上跳下去,后果可想而知。韩家栋顿时心如刀绞,急忙扣死电话,拧着眉头,铁青着脸,一刻不停地慌忙下了山。到了山下,胡岱已把车子发动起来,吴大嘴也从财务室取了几千块钱正在焦急地等着,韩家栋跟南瓜几个人交代完,和吴大嘴一块钻进车里,开始往林家庄奔去。

    在急速行驶的车子里,即使听了吴大嘴昨天见到蓝天秀时的情况介绍,韩家栋依然紧绷着脸,始终没吭一声,而吴大嘴却急得不停地扎耳挠腮——本来是天大的喜事,咋就突然之间变成了天大的灾难呢?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开进了林家庄,韩家栋和吴大嘴打听着走进了林长贵家。焦急的林长贵和搓眼抹泪的李金环哽咽着告诉他俩,昨天晚上吃完饭,蓝天秀就把雪儿送了过来,说韩家栋一会儿就来车接她,她最迟第二天下午就回来,交代完她就回家去了。谁也想不到,今天刚吃完早饭,林长贵正要去地里干活,村里就打发人来,让他立即去村委等电话;他急忙赶到村委,不一会儿电话就打了过来;打来电话的是同村的一个中年男子,让他带上钱赶快赶到莱山医院,还简单说了下发现蓝天秀的大致经过。

    原来,今天早上,那位中年男子趁凉快老早就到了舍身崖下的玉米地里,打算拾掇拾掇地堰子,却意外发现了一个浑身是伤的妇女昏死在一片杂草中。由于她脸上血肉模糊,他当时并没有认出是谁来。他伸手一试她还有微微的鼻息,便慌忙跑回家里,叫上他的妻子又跑了回去,用地排车把她送到了榆树镇医院。一看伤者伤势实在太重,院方立即安排了一辆救护车,把她送到了条件更好的莱山医院。在大夫给伤者清洗完脸上的血污后,中年男子这才终于认出原来是蓝天秀。

    见李金环执意要跟着他们一块儿去,韩家栋以雪儿需要照顾为由,好劝歹劝总算让她留了下来。接着,韩家栋和吴大嘴陪着林长贵急匆匆走出林家,坐上车,朝莱山城狂奔而去。

    从前,到底有多少殉情的年轻男女从莲花山舍身崖上纵身一跳,过早地结束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已经没有人能够说得清。而眼下,蓝天秀跳崖自杀未遂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林家庄的大街小巷。

    在莱山市人民医院大门口,那位好心的中年男子早已等候多时。见了面,他急忙把林长贵和韩家栋几个领进了医院,来到手术室门口。早已开始的手术,依然还在进行中。征得林长贵的同意,韩家栋让吴大嘴出去给香水湾的蓝家打了电话,把蓝天秀的遭遇如实地告诉了他们。几个人焦急地等到中午,蓝天秀终于被从手术室推出来。只见她身上盖着雪白的床单,直挺挺地躺在担架车上,头上除了鼻子嘴和眼之外严严实实缠满了绷带,双眼紧闭,依然昏迷不醒。同时,一个护士提着上面到处血迹斑斑的一条灰白色裤子和一件红莲色府绸衬衣走出手术室,吆喝着让病人家属带走。韩家栋急忙伸手接了过来。把蓝天秀推进病房安置好,韩家栋又和林长贵一块儿去找大夫了解情况。

    听主治大夫介绍,病人浑身是划伤,多处骨折,容貌毁损严重,颅骨两处破损,颅内曾大面积淤血;他们虽已尽全力救治,但估计预后不佳。林长贵急得一个劲地跺脚,不停地叨念“这可咋办,这可咋办”,而韩家栋同样感到天旋地转。

    当天下午,蓝家一行数人赶到了蓝天秀的病房。他们尽管见了多年不见的韩家栋都十分尴尬,但在一直被死神缠身的病人面前,谁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向林长贵问明了情况,蓝光信就攥住那位活雷锋中年男子的手,说了许多感激不尽的话,然后坐在林长贵让出来的一只方凳上,开始长叹短嘘。蓝天金呆站在一边只会搓着手嘟嘟囔囔,杨红英和潘桂霞妯娌俩哽咽着又擦鼻涕又抹泪,而钱彩凤则不停地盘问起亲家公林长贵来。

    “他表婶,莫不是她嫂子一时想不开?”林长贵被逼问急了,斗胆问道。其实,自打知道韩家栋他们昨晚压根就没有去接蓝天秀以后,他的心里就开始怀疑蓝天秀很可能是自寻短见。

    “我说表哥,你可真会瞎琢磨。秀儿可不是那种爱钻死胡同的人。我看十有**是让人骗到山上推了下来。”钱彩凤说着还拿眼翻愣了翻愣站在一边怎么看都是做贼心虚的韩家栋,又咄咄逼人地问道:“小韩,前前后后你最清楚,你说,到底是咋回事?”

    “我也琢磨不透,咋会出了这样的事儿!”韩家栋毫不含糊地回答。

    “啥也别说了。老大,快去给公安局打电话,让他们抓紧来调查。”钱彩凤给大儿子蓝天金断然下了命令。

    “老婆子,你沉住气好不好?等秀儿醒过来,一切不就大白于天下啦?”蓝光信头也不抬地说道。对他来说,即使打死他一万次,他也不相信前女婿会对他的宝贝女儿下毒手。

    钱彩凤张了张那张一向不大讲道理的大嘴,本想说“她要醒不过来呢”,但到底没有说出口。她不再继续纠缠,由大媳妇子陪着到病房外去吸烟,借以消乏解愁。

    傍晚时分,蓝家除了把蓝天金和杨红英留下,其他人都赶回家去。韩家栋打发吴大嘴胡岱带上那位中年男子和林长贵也一块儿离开了医院,而他却毫不犹豫地留了下来。

( 红草席 http://www.3zxsw.com/5/5757/ ) 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3Z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提供小说免费TXT下载,手机阅读地址:m.3zxsw.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全本小说点击阅读 | 章节错误/点击举报 |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阅读提示: 请按键盘上Ctrl+D,收藏本书,以方便日后阅读《红草席》,可以使用方向键(← →)前后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草席最新章节》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草席第九十一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草席第九十一节并对红草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3Z小说网